第975章 完全出乎意料!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75章 完全出乎意料!

此时一个护卫走进来,“南宫先生,公主回来了!” “什么?” 南宫焱烈和克勒马上回头。 “她现在快到王宫了,尤菲里奥殿下让我问您,您要去一起接公主么?”护卫问道。 南宫焱烈咬着牙,出乎他意料的消息让他整个人都暴怒起来,“回来了?” 现在就回来了? 已经到王宫了? 护卫不知他为什么生气,“……是,南宫先生,公主回来了您不该高兴么?” 南宫焱烈哼了一声,态度冷冷地,“高兴?对,我是该高兴,你们这位与我有婚约却在生日会上与陆白私逃的公主回来了,我是该去迎接一下她。” “……”护卫咽了咽,“那南宫先生请吧。” 南宫焱烈脸色相当难看,他这边还在让人在阿维尼翁计划着阻击陆白,想不到这边他们就已经回来了! 安夏儿回来了当然是南宫焱烈的希望,但没有将陆白击杀在外,这足够让他整个人都愤怒起来! 得知安夏儿和陆白回来了的消息,国王身边的第二骑士强纳森少将和第十三骑士安锦辰带着王宫护卫,亲自去往西莱国际机场迎接。 车子进入王宫大门后,安夏儿看着王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又回来了。” 陆白握着她的手,“放心,你什么时候想回出去,我再带你出去。” “嗯。”安夏儿脸颊边的梨浅中,浮着惬意的幸福。 显而易见,他们这一趟出去过得很开心。 车前面的副驾驶中,安锦辰在后视镜中看着他们,沉默着,目光含怨,安夏儿与陆白的亲密,也是显而易见。 他们又……在一起了! “辰?”安夏儿目光柔和地看着他,“这一趟我能和陆白出来,谢谢你的配合,谢谢当时你没有阻止。” 安锦辰收回目光,“……你高兴就好。” 他说的是你。 不是公主。 安夏儿愣了愣,想着是不是自己离开后让安锦辰受到了国王和她王叔的谴责,“不好意思,他们是不是为难你了?” 安锦辰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说,“公主你平安回来了就行,其他的不重要。”没有人为难他,这个世界上最让她为难的,只有安夏儿。 以前他在西莱王宫保护着安夏儿。 陆白出现后,他又要目睹着他们重新相见,离开。 “平安?”安夏儿笑了,“我当然平安了,陆先生带了保镖一起出去,我怎会有事呢?” 陆白告诉她,“他是怕你跟我一起死在外面。” “什么……”安夏儿瞪大眼睛,“哪有这么不吉利的?” “公主还不知道?”安锦辰道,“今天的新闻,塞南克修道院的修道士被人杀了好几个,已经惊动了法国的警方和国际型警,你们去了普罗旺斯吧?” “是去了。”安夏儿无法形容此刻的惊骇,“那边……出事了?怎么会这样?但我们走的时候塞南克修道院还相安无事,都还好好的,怎么就——” 陆白不想让安夏儿不安,笑了笑,化解她的紧张,“我当时就说我们早点离开吧?若是继续留在那,说不准就会受到波及。” 安夏儿不停地点头,“幸好……太可怕了,那里怎会突然出事呢。” “欧洲很多国家市民都可以合法购买枪支,伤亡案子自然就比较高。”陆白说,“好了,别想这件事了,我也是今天早上看到了新闻,为了让你玩得开心点,所以没跟你说。” 安夏儿只得点点头。 欧洲好玩是好玩,浪漫是浪漫,只是发生危险的机率也高! 前面安锦辰瞪着他们,他很想说还不是因为陆白你,那些人显而意见不是尤菲里奥就是南宫焱烈派过去杀你的吧? 不过如今陆白将安夏儿平安带回来了,安锦辰也没有再问及这件事,虽然这几天他一直不安…… “不好意思,辰,让你担心了。”安夏儿对他说道,“不过我没事,这几天……我挺开心的,相当于出去散了散心吧。” 安锦辰没说话,看着她和陆白又好了,满目都是哀怨。 “lulu怎样?她还好么?”安夏儿问起宝贝女儿。 “她没事。”安锦辰说。 “我就知道,我对辰你最放心了。”安夏儿微笑着,回头看向陆白,“并且还有陆白的人在王宫内,所以我才能安心出去。” “对。”陆白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安锦辰全身上下都不舒服,侧开眼睛,“公主还是想下等下怎么面对尤菲里奥吧,以及陆先生你,在公主生日会上将公主带走了,纵使你是陆白,西莱王宫也不会不追你的责任。” “无所谓,让他们来吧。”陆白完全不忌。 几辆车来到了国王宫外面。 跟在王宫外面一如即往的热情景象不同,王宫内气氛一派紧张,或者是国会期间,站岗的护卫比平多了三倍! 车在国王宫外一停下,安夏儿便看到了尤菲里奥和南宫焱烈。 尤菲里奥带着别有深意的微笑看着她和陆白,南宫焱烈冷的脸,显然这些人一直在等着安夏儿回来。 玛尔斯上来对安夏儿行了一个礼,接着语气便不客气,“公主,你可总算回来了!” 安夏儿道,“我说了会回来。” “但公主你这一走了之,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玛尔斯道,“整个王宫都在担心公主你的下落。” “我是公主,你只是骑士,玛尔斯你无权过问我的行为。”安夏儿目光看向前面的尤菲里奥,“是么,王叔?”尤菲里奥脸上虽微笑着,但看得出他并不高兴,“玛尔斯,不必说了,我们任性的公主回来了,整个王宫都该感到高兴。不然公主若不回来,我们可就麻烦了,如何向国民交待。这么看来,她还是知道自己 的责任与身份。” 安夏儿听出了,尤菲里奥是提醒她她的责任,国王在他们手上…… 但尤菲里奥并不问安夏儿什么,只是看向安夏儿身边的陆白,“您说是么?在公主生日会上将公生带走的陆先生?”南宫焱烈一直盯着陆白,“陆白,你最好给个合理的解释,她现在可是西莱的公主!你擅自带走她是什么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