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我陆白会毁掉你经营的一切!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76章 我陆白会毁掉你经营的一切!

他想提醒陆白安夏儿不再是他的妻子! 陆白看着南宫焱烈目光微冷,笑一声,缓缓勾起唇角看向安夏儿,“不,是夏儿要出去走走,作为一个绅士我当然不能拒绝。”“对。”安夏儿也微笑着看着陆白,二人目光里缱缮而亲昵的东西在流转,“王叔,南宫先生,我只是有感于在生日会上的压力,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所以请陆先生带我出去走走,他只是答应了我的要求,并 没是私自带走公主或者有什么企图。” 总之他们想找陆白茬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是她自己请求陆白带她出去,那这些人怪不到陆白身上! 南宫焱烈瞬间沉下脸,“你以为我会信?曼夏儿,说,你们去哪了?” “南宫先生,你不信我也不想解释,不过说到底我也不必跟你解释。”安夏儿看着这个男人,“如今还轮不到南宫先生你来干涉我的行动自由吧?” 南宫焱烈看着安夏儿,目光又缓缓移向陆白,气得肩膀起伏着。 他们两个私下勾通好的! 陆白微笑着,“就是这样,请问尤菲里奥殿下,还有问题?” 既然安夏儿本人都这么说,他们两个口径又统一,西莱王宫的人自然再也找不到茬,这顶多就是他们公主的一时任性出逃罢了! ——这也只是他们王室自己的事了!“如此说来,那就是我们王室自己的事了。”尤菲里奥再想找陆白的茬,也不好下手了,只好作罢,“那之后的事情我们会问公主,麻烦陆先生照顾了我们的公主几天,你的两个公子如今正在郁金香殿,陆先 生既然回来了,那就请先在王宫静候三天后的西莱国会吧!” 安夏儿从他们旁边走过去,“我去看父王了,有什么事王叔你们问我吧,是我自己要走的,有责任我自己承担!” “公主你是该去看看你的父王。”尤菲里奥看着她,目光里并不高兴,“以及,你确实该为你这次的任性行为负责。” 安夏儿回头看了一眼陆白,“那我先去看父王了?” “好。”陆白对她点了点头,微笑的目光里尽是缱绻柔情。 ——视若旁边的对视。 最后,安夏儿在安锦辰和强纳森少将的陪同下进入了国王宫大门。 尤菲里奥转身时对旁边的南宫焱烈道,“之后的事,交给你了,你们要闹出多大的事最好别在王宫。”似乎知道南宫焱烈与陆白之间将要‘开战’了! “当然,我不会让他留在王宫。”南宫焱烈愤怒地看着陆白。 尤菲里奥笑笑,带着人也前去了国王宫。 陆白与南宫焱烈站在国王宫外面,两个不可一世的男人隔着五六米对视着,视线在空气中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秦修桀带着保镖站在陆白身后,此时只要对方稍有所举动,他们会再次拔出枪像三年前一样干掉南宫焱烈! 克勒也带着人站在南宫焱烈身后,凶煞地盯着陆白身后的人! 各自防着! 陆白与南宫焱烈的对峙,仿佛连空气都凝结了,盯着对方足足有两分钟。 “你说不会让我留下来?”陆白冰冷地微笑着,“这句话我来说比较合适,南宫焱烈,我既然来了西莱就不会再放过你第二次。” 南宫焱烈看了一眼陆白身后的秦修桀,比起陆白冰川般千年的寒冷,他声音带着古典高雅,兴许是出身欧洲贵族的原因,“但三年前,你这个手下没有杀死我,以后也不一定有机会。” 秦修桀马上道,“别得意,那次是你们命大。” 根本不会问,为什么南宫焱烈心脏中了一枪还活着。 因为活着就是活着。 问原因没用! “不,我不只是那一次命大,我的命够向来大。”南宫焱烈哼笑一声,有着来自黑暗令人无法揣摩的味道,“就是说,以后你们想要我的命,也不太可能。” “自古以来,死于自大的人不在少数。”陆白提醒他,“包括希特勒,甚至更多差点能统治欧洲大陆的人。” “……”南宫焱烈脸色沉了下去,“放心,我永远不会让敌人取走我的性命。” “我还是挺佩服你的自大。”陆白唇角泛了一下,向他带近两步,“这与你还敢和安夏儿订婚的厚脸皮是一个高度。” “因为我觉得比起杀了她,抢走陆白你的爱妻,才是对你最大的击。”南宫焱烈邪恶地低道。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陆白说,“你有本事把她从我身边带走第二次?你试试,这次我会让你的人死绝。” 南宫焱烈想起了三年前在莫‘莫古公馆’中死去的南宫家族的大部分保镖。 他脸色黑了一下,只想现在就杀了眼前这个毁了南宫家族上百年基业的男人,他步子不紧不慢地走过来,站在陆白旁边看着相反的方向说,“先来说说去哪了吧,我猜猜看,普罗旺斯?” “这么说来,塞南克修道院死的那些修道士是你们下的手吧。”陆白虽在问,语气却是肯定。“为什么说得好像我就是十恶不赫的坏人一样。”南宫焱烈冷笑道,“要说杀人,陆白你也没资格说我吧,三年前你不就是想杀了我么?至于塞南克修道院那几个修道士,那是他们该死。谁让他们说不出你的 下落!” 最后一句话,将他的残暴完全显露! “哼。”陆白笑道,“南宫焱烈你如何跟那些修道士比,他们是无辜,而南宫焱烈你才是该死。” 南宫焱烈也笑道,“可惜了,你们杀不死我。” “那就等着瞧吧,看你这一次是不是能继续命大。”陆白脸然微冷,带着冰霜般的冷戾,他会让他死在西莱王宫。 “我说过了,不论多少次,你们也无法杀了我。”南宫焱烈道,“而只要我不死,陆白你就别想安宁。” “那我也告诉你,不论多少次,安夏儿都会爱上我。”陆白笑得极其优美,“而你想得到她,想让西莱把她嫁给你,以达到你的目的……那你是妄想。”南宫焱烈脸色阴了下去,“但现在她回来了,结果还是一样的,不是么?尤菲里奥还是会将她许配给我。呵呵……怪只怪陆白你为什么没有带着她远走高兴。”他又笑起,“当然,她是不会走的,因为她走了 ,她父王会死,对于可怜的曼莉夏公主而言,鲁布旺夫国王可是她唯一的父亲了。” 他们都在刺激对方,陆白走到他旁边压低声音微笑说,“她已经再次属于我了,南宫焱烈,我们出去了三天,上了三天的床……而你在西莱三年,她有让你碰过一下她的手么。” 南宫焱烈瞳瞬间撑大。 对于男人而以,没有比这更伤自尊的事了。 “你说什么……”他紧咬牙关,握紧手,脸上几乎快崩不住。 陆白不留余地继续对他说道,“我说无论多少次她都不会爱你,无论你有什么阴谋,你既得不到她的心,也得不到她的人……我真是同情你,南宫焱烈,跟我敌对,你注定会一败图地。” 陆白的话,如利刃般刺中了南宫焱烈的心脏。 他很想杀了陆白,很想! 如果现在不是在西莱王宫的话,他会立即出手…… 陆白跟安夏儿,他们又……他南宫焱烈在西莱追了安夏儿整整三年,安夏儿却连正眼都没看过他,甚至连了送的礼物也不要。想到上回安夏儿退还给她的钻石,南宫焱烈怒火燃烧了一会,又笑了起来,“陆白,你以为说出你们在一起了,就能让我放弃她或者放弃西莱的一切?她早已嫁给你,她跟你也不是一次了,我还不至会为止 愤怒,因为我只要得到她的人。” 他掩盖着自己的心情,故意说他不会愤怒,实际上几乎快保持不住情绪状态。 是的,他追了安夏儿三年。 她连手都没让他牵过,跟陆白出去了三天就…… “是么。”陆白反问他,“但你现在的脸色非常难看,不过这是当然的,我的妻子又怎会喜欢你。” 南宫焱烈忍着内心的焦燥和狂怒,“陆白,放弃吧,我不会受你几句话所激就放弃我苦心在西莱经营的一切。” “在西莱经营的一切?”陆白不意外,“你还想要西莱王宫的什么东西吧?比如这个国家?” “这不关你陆白什么的事。” “但只要我陆白在,我就会毁掉你在西莱苦经营的一切,不论你是想要安夏儿还是想要西莱这个国家。”陆白明白地告诉他,“就像三年前我毁掉南宫家族一样!” 南宫焱烈走到陆白面前,双目仇恨地与陆白对视着,但他突然又不明地笑了,“但是,陆白你没有机会留在西莱,因为你现在就会回到z国!你没有机会在西莱阻止我!” “你的理由?”陆白不知他哪来的信心,“你凭什么觉得我现在会离开西莱让你在西莱猖狂?” 南宫焱烈嘴角一点点咧开残美的弧度,“因为曼莉宫和国王宫现在都装了威力最大的炸弹。”陆白突然以迅雷之速拔出把枪,对着南宫焱烈另一只眼睛,“我现在可以废了你另一只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