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谈恋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78章 谈恋爱!

“少主。”克勒马上问,“为什么陆白会提到黑帮,难道他知道了少主是……” “知道又怎样!”南宫焱烈咬着牙,“反正这一次我们就摊牌了,安夏儿和国王的生死掌握在我手里,他只有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离开西莱回去娶南宫蔻微! 而这样,他这几天在西莱的计划便能成功,安夏儿也会对陆白死心! “但是,他真的会娶蔻微小姐么?”克勒问。 “哼,那除非他不顾安夏儿的生死了。”南宫焱烈迈开步伐,大步离开国王宫的方向。 陆白离开国王宫后,一行人上车前往郁金香殿。 秦修桀知道现在的形势又变了,“陆总,你有什么打算么?难道真的回国娶南宫蔻微,你才刚和少夫人……”“回是要回。”陆白环着手靠在车上,合着眼睛深思着,“南宫焱烈既然能在我们眼皮底下,将英理王妃的宫殿引爆,就说明他这段时间一定做了不少事。能将炸弹那种东西带进王宫,就说明西莱王宫一定有 不少他的人……” “那少夫人若听到你要娶南宫蔻微,不伤心死?” 陆白眼开眼睛,眼底有着肃杀的冷意,“南宫焱烈,他真是惹恼我了。” 徒是秦修桀见过各国市面和地下的杀伐,这会也气不过,“陆总,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也许那炸弹的引爆装设就在南宫焱烈和那个克勒手中,当场杀了他们,什么事都没了!” “若不是他们手中呢。” “……”秦修桀咬牙。 “南宫焱烈做事,一向留两手准备。”陆白了解南宫焱烈的作风,“他既然会当着我的面说出这件事,肯定就想到了可能会被我当场击毙的可能性,炸弹的引爆装置,不会在他们身上。” 所以南宫焱烈他若一死,可能他的手下会马上引爆导弹装置。 西莱王宫的内乱,看起来最大的敌人是尤菲里奥,实则是尤菲里奥身边的南宫焱烈。 ——那个没落的贵族南宫家族的继承人,南宫焱烈。 秦修桀看着陆白冷静的面色下变深的眸色,“陆总,其实我觉得……”“别急。”陆白脑子高速运作着,统计着这件事情的所有可能性,“这次我既然答应带安夏儿回西莱,就料到了南宫焱烈可能准备了后招,毕竟他不是坐于待毙的人,只是他在王宫藏了炸弹威胁到了安夏儿和 国王的性命,这有点意外……但整件事情,也不是没有解决之策!” 他褐色中放射上令人害怕的冷静,那是一种蕴藏着更大的计划的眼神。 “陆总,怎么做,你说。”秦修桀马上道。 “哼,我的人也不是白白留在西莱王宫。”陆白唇角扬起,冷冷地道,“小宸和小玺既然来了,那就让他们趋着这个机会去见见他们母亲吧。” “陆总,你的意思是将小少爷他们留在西莱王宫中?”秦修桀惊撼,“还是把他们送回z国吧!还有lulu小姐!现在南宫焱烈的计划爆露山来,局势已经更复杂了,这里太危险了!”“lulu自小跟着安夏儿,安夏儿不走她怎么可能跟别人走,别看我的小女儿是个吃货,对她妈咪依赖着呢。”陆白笑了笑,“至于小宸和小玺,男孩子不该从小生长在温室,应该见识下大场面,危急的场面, 不然将来如何成大业。” 秦修桀完全不明白都这个关头了陆白为什么还在讲育儿心经,“陆总,不能让小少爷他们冒险,他们才几岁……” 陆白没回他的话,“到郁金香殿再说。” —————— 国王宫。 安夏儿才刚接受着国王和尤菲里奥亲王的审问不久,外面便传来了轰隆的爆炸声。 侍卫传话说英理王妃的宫殿发生了爆炸,英理王妃被人送往了皇家医院,艾楚克王子在外面玩躲过一劫。国王听到消息中途便停止了对安夏儿的问话前往了皇家医院。 而安夏儿回到国王宫后,便被尤菲里奥的人监禁在国王宫,无法出去了。 到了傍晚。 国王才回到国王宫。 安夏儿马上上去,“父王?英理王妃她……怎样了?” 纵使英理王妃和艾楚克想要王位,但安夏儿知道,国王还是在乎他们母子的,毕竟是自己后面娶的妻子。 国王脸色很差,在强纳森的陪同下身体沉重在坐在金座上,他缓缓抬起苍老双目看着尤菲里奥,“尤菲里奥,说,是不是你?” “我?”尤菲里奥神情淡淡,一身白色王室便装的他站在大殿的壁画前,“我会让人送你去医院看望她,就证明不是我了。不过,英理王妃的死活,我也确实不关心。” “你——”国王气得又咳嗽起来。 鲍伯赶紧让侍女拿药过来,“陛下,您平静一点,请注意身体……” 但国王的目光却依旧怀疑地看着尤菲里奥,“夏儿已经回来了,你既然想要王位,我也可以给我,你为什么还要伤害英理?” “她现在对于我而言,根本没什么威胁。”尤菲里奥道,“我不必多此一举让人在她的宫殿装炸弹,我要杀她,那一定会得手,不会还留她半条命吧?” 中途,他已经听医院那边的人说了,英理王妃重伤,不一定能救活。 艾楚克一直在医院哭闹! 安夏儿看着尤菲里奥,“这么说,英理王妃的宫殿发生爆炸的事,真不是王叔你?” “算了,我也没必要再解释什么,毕竟无论是不是我你们也无法将我怎样,不是么?”尤菲里奥冷道。 “尤菲里奥!”国王大怒,接着又剧烈咳嗽起来。 “父王,算了。”安夏儿道,“即使英理王妃现在还活着,就请父王平静下来吧,医院会想办法救她的。” “对。”尤菲里奥回头走来,“既然鲁布旺夫大哥去看过英理王妃了,那现在就来说说曼莉夏出逃的事,该怎么解决吧?” “夏儿已经回来了,你还要怎样!”国王脸色发黑,“她已经说了是因为压力才让陆白带她出去走走,但她已经提前回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她回来了是一回事,但她出逃的事不能算了。”尤菲里奥看着安夏儿那双神似她母亲赫姬王妃的眼睛,“她的态度也是个问题,鲁布旺夫大哥你去看望英理王妃的时间,我可是再次问过咱们任性的公主了, 问她和陆白去了什么地方,她似乎并不想交代。” “去了哪这是我的事!”安夏儿自己也忍不住怒了,“我为什么要交待?” 尤菲里奥灰眸一冷,“你真以为我会相信是你让陆白将你带出去的说法,是他把她带走了吧?在你生日会的中途……” 安夏儿撇过脸。 尤菲里奥垂下眼睫, “我问你你们去了哪,是要看陆白到底有什么企图。” “他没什么企图!是我让他带我出去!” “这不是由你说了算,当时就要宣布你和南宫的婚约,他中途将你带走就等于中止了你和南宫订婚。”尤菲里奥道,“会没企图?” “不是他将我中途带走,是我追着他出去了。”安夏儿再次解释,“因为lulu在郁金香殿,我想要问问lulu的消息……” “那说明他早有准备,故意引你出去。”尤菲里奥道,“毕竟他连离开王宫的飞机都准备好了,让龙雨斯准备了龙家的飞机……” 安夏儿抿着唇。 她当然不会承认,陆白确实说过早就在准备带她出王宫。 尤菲里奥来到棋桌前,坐下,手指轻放着白玉和黑玉磨成的棋子,“所以,这几天你和陆白去了哪?媒体上称有人在普罗旺斯看到过陆白,你和他去了普罗旺斯?” 安夏儿坐下,“哼,是又怎样。” “去那做什么?” 谈恋爱! 安夏儿就想吼出这三个字! 但是她要平静, “当然是散心啊。” “去那么远的地方散心?”尤菲里奥抬眸看了一眼她,但看她的目光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冷了,只是淡漠。 “普罗旺斯是观光盛地,去那里散心很正常吧?”安夏儿不知他在怀疑什么,“我说王叔,请问你老抓着我和陆白去了哪做什么?我要去哪这是我的自由。” 尤菲里奥轻哼了声又垂下眸子。 他对她去哪了当然没兴趣,只不过是想知道陆白有没有告诉安夏儿关于他们以前的事……问了安夏儿这些问题,只是想确认安夏儿知不知道她以前是陆白的妻子。 但安夏儿看起来并不知晓! 这一点让尤菲里奥颇为意外! 陆白为什么没有借这个时机告诉她?这其中有什么阴谋和目的? 尤菲里奥随身两个的骑士撒麦尔和亚文站在旁边,听着安夏儿的话,也感到奇怪,撒麦尔道,“公主殿下,你和陆白……这几天真没有发生什么?” 安夏儿哼了声,“有!” “什么?” 谈情说爱滚床单!够不够? 安夏儿心里暴吼着,表面气死人不偿命地道,“就不告诉你们!” 撒麦尔一急,“殿下,她——”尤菲里奥灰眸一抬,盯着安夏儿。

下一篇   第979章 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