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因为我不爱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84章 因为我不爱你

当晚南宫焱烈来到了曼莉宫,作为阶段性的胜利他要强行与安夏儿共进晚餐。 餐厅被布置成了烛光晚餐的气氛,红酒的香气中,小名小提琴手站在旁边奏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 但安夏儿梦中的婚礼却不是跟眼前这个男人。 南宫焱烈盯着安夏儿身后的展倩,“公主,你确定要让你这个侍女留在这,破坏我们的气氛?” “怎么,南宫先生对我的侍女有什么意见么?”安夏儿拒绝与他共进二人的烛光晚餐,展倩在她也安心一点。 现在曼宫莉被尤菲里奥控制了,南宫焱烈要进来与她用晚餐,她无法拒绝,因为曼莉宫她都没有办法作主了。 好在吃顿饭,也不会少块肉!“意见?倒不如是在提醒你。”南宫焱烈用阴鸷的目光盯了展倩一眼,十分不愿看到这盏灯泡,“上回看到你这个侍女时我就觉得奇怪,经我让人查实,这个人之前是z国一家报社的主编,之后消失了一阵, 听说又出现在军区部队,变成了军医,如今又出现在西莱王宫……” 展倩汗,真把她的底给查了? 安夏儿并不在意地问展倩,“哦,展倩你是军医?” “呃……这个。”展倩眼神飘了飘,“公主,这不碍事的,我这不老是转行业嘛,再说王宫也没规定侍女之前不能是军医啊。” “嗯,这倒是。”安夏儿点头,“所以南宫先生,你还有什么疑问么?” “王宫是没有规定侍女不能是军医,不过……”南宫焱烈一心想将这个裴欧身边的女人赶出王宫,免得坏他大事,“王宫可是有规定,侍女必须是西莱国籍的人吧?” “……”展倩汗颜着作了一个吹口哨状。 “关于这个事,我最近正在替她将国籍转到西莱。”安夏儿再一次替展倩解围,“但这不过是我的一个侍女,南宫先生你为什么总是干涉?我是公主,我就算用一个不合规定的侍女,你也没这权利干涉吧?” “因为你即将成为我的未婚妻,我就必须保证你身边每一个人的来头清白。”南宫焱烈冷冷地盯着展倩,“来历不明和别有用心的人,就必须清除!” 展倩觉得好笑,“某人以下犯上敢干涉公主就算了。哼,还我来头不清白,我起码从未做过违法犯纪的事,不比某些人哪,杀了意大利的官员不说,还履次想抢别人老婆……” “说什么?”南宫焱烈脸色蓦地沉了下去,“谁给你这个胆子敢这么跟我说话?” “……” 展倩咽了咽。 不好,她要收敛。 南宫焱烈现在是西莱王室座上的贵宾,不能明着顶撞他,免得出事。 “好了,南宫先生也没必要生气。”安夏儿笑了一下,“我这个侍女刚进宫不久,不懂规矩的地方还望海涵。” “滚出去!”南宫焱黑眸瞪着展倩。 安夏儿很不高兴南宫焱烈现在在曼莉宫自作主张,“这是我的侍女,南宫先生你做什么也要看看我的面子吧!” 展倩向来胆子,忍不住又低低地插了一句,“有人是怕我留在公主身边,告诉公主关于他曾经做过的见不得人的事吧,哼。” “找死?”南宫焱烈睨视着展倩。 克勒拔出身上的枪。 “本来就是……” “展倩。”安夏儿喝止住了展倩,“别说了,如今王宫可不是我和父王手上,我们要活命恐怕还得看王宫以及南宫先生的脸色呢,是么,南宫先生?” 南宫焱烈无视安夏儿的讽刺,对于安夏儿的识趣感到满意,“公主明白就好,不过只要公主你乖乖听话,我保障你绝不会有事。” 展倩不说话了,她要忍住,好好当好电灯泡不要让这个男人对小夏有机可乘就好了! “不只是我,还有父王,以及lulu。”安夏儿跟他交涉道,“如果我和你订婚,你必须保证我们三个人的安全。” 陆白是说过会助西莱。 只是万一的万一,若是失败了。 她必须想好后路,哪怕是牺牲自己嫁给南宫焱烈,她也要保证她父王和女儿的平安。 南宫焱烈知道她的意思,唇边扬起一个邪美的微笑,卖了个关子,“这个,就要看公主听不听话,以及今后会不会好好地配合我了。” 安夏儿紧握手指,又松开,内心挣扎着。 最后。 “展倩。”她挽起唇角说,“别站着,帮南宫先生倒酒。” “是,公主。”穿着侍女衣服的展倩不情不愿地过去帮南宫焱烈倒了一杯红酒,经过南宫焱烈,都恨不得掏出一把枪来直接将这个罪魁祸首给击杀了算了。 只是看到站在一边警惕地盯着自己,以及拿着枪口对着自己的那个克勒,展倩知道自己这个想法不会成功。 又拿着酒瓶回到安夏儿这边,给安夏儿倒了一杯。 南宫焱烈拿起酒杯对安夏儿举了举,“来吧,为我们的晚餐,以及三天后的国会干杯。” 安夏儿拿起杯子,没说话,意思性地喝了一些。 南宫焱烈喝一半见安夏儿没喝完,“我对公主一直以礼相待,在西莱的三年从未强迫过你做任何事,公主是信不过我?” 安夏儿放下杯子,“强扭的瓜不甜,对于南宫先生的追求我表示感谢,但是就算我与你订婚也无法让我内心喜欢你。” 南宫焱烈眸心沉下去。 “至于这酒。”安夏儿笑笑,“我酒量不太好,很少干杯,南宫先生你请随意吧。” 她低下脸,开始切餐盘中的法国羊排,唇角浮着淡淡的微笑。 红酒在舌间留香。 这不禁让她想起科尔马小镇上的阿尔萨斯红酒,陆白似乎很爱喝酒,纵使她酒量不好那时也陪他喝过好几杯…… 甚至…… “想什么呢?”低喝声打破了她美好的回忆。 “……”安夏儿身体颤了一下,抬起眸便看到了对面男人森冷的邪美脸庞, “没什么南宫先生,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好笑。” “什么?” 南宫焱烈知道她刚才在想陆白,这是来自男人的直觉。“以你的长相和身份,以及都能让王叔与你称朋道友的本事,你想要什么女人应该再容易不过。”安夏儿道,“这个世界上的美女那么多,明星、超模、网红、乃至名门千金……你为什么要我,找个和你彼此 相爱的女人不好么?” “就是因为你!”南宫焱烈冷冷道。 这个西莱公主若是另一个女人,他还没有兴趣! “……”安夏儿怔了一下,笑着垂下眸子继续吃东西,“南宫先生你太固执了,勉强在一起,大家都不会幸福的。” “幸福?”南宫焱烈笑了,“那是什么,得到便是幸福吧,我知道我得到你一定会幸福。”而陆白将会不幸福,这就是他所想要的! “那我的幸福呢?”安夏儿看着这个阴鸷的男人,“你口口声声说在追求我,不会强迫我做什么,那只要得到我,无论我幸不幸福对你来说,都不重要是么?” 她杏眸映着烛光,美丽的水光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丝气愤和隐忍。 南宫焱烈身躯前倾过来,一丝戏谑弧度在他嘴角扬起,“但你怎么知道,跟我在一起,就一定不幸福?” “因为我不爱你。”安夏儿说。 “那是因为你从未敞开心扉接受过我。”南宫焱烈声音变沉,脸庞上带着他从未表露过的情绪,“别的男人可以给你的,我也可以,锦衣玉食、荣耀、地位,以及……宠爱。” “……” “我倒想问一下你,对于可以为了一个女人隐忍三年的我来说,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南宫焱烈很气愤安夏儿不肯接受他。 安夏儿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只能继续吃东西,但是不爱就是不爱,无法给出为什么。“我知道离开王宫后的这几天,你和陆白在一起。”南宫焱烈想起陆白的话,压下心里的不甘与愤怒,平静优美地切着宫廷厨师精心煎制的羊排说,“让他在你生日上将你带走,是我的失策,但是,对于隐忍 了三年的我来说,没什么我不能忍的,不管你们这几天在一起如何。” 安夏儿抬起目光看着他,“你知道我跟陆白在起了,你还……” “因为只要想到你马上就要跟我订婚,变成我的,我什么都能忍。”南宫焱烈笑道。 安夏儿不知道和南宫焱烈以前发生的事,“……你为什么喜欢我?我没有为你做过什么。” 难道真是看她长得漂亮,就可以义无反顾爱上她?一定要跟她订婚? “曼莉夏,你确实很美,可以让很多男人动心。”南宫焱烈看着她失去记后茫然的表情,神秘地笑笑,“但是,我想得到你一定是喜欢你……” 不只是为了报复陆白而以。 他确实喜欢这个女人。 来自一种男人对异性的好感。 “为什么?”安夏儿不明白。“其实我们以前见过,不过你失忆了,忘了。”南宫焱烈道,“再者我们一开始就有婚约,这是你父王之前答应过我父亲的,你从一出生就决定了要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