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他是怎么吻你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85章 他是怎么吻你的?

“以前我们见过?”安夏儿道,“我没失忆之前,发生过什么,我只知道……我可能结过婚,跟一个男人生下了lulu。” “以前的事不重要。”南宫焱烈叉开了这个话题,一点也不想提起她和陆白结过婚的过去,“重要是现在,我觉得我注定要得到你,我喜欢你、追求你、娶你,是神的指引。” “神的指引?”安夏儿觉得好笑了,“请问你是在说笑话么,这不是你要强行让我跟你订婚的理由吧?” 南宫焱烈切东西的动作很美,深蓝色的西装,领口系着白色的围巾,带着欧式绅士的高雅的同时,又有着欧洲男人没有的深黑双目。 他不愧是贵族出身的男人,纵使在这个时间他也能保持冷静。 抬眸神秘地看了安夏儿一眼: “你知道我三年前,曾经遭人刺杀过一次么?那一次我差点死了。” “……”安夏儿芳唇蠕动了一下,“听说过。” “是陆白派的人。” “……” 诶? 安夏儿震惊。 “不过你也不必同情,我还轮不到别人的同情。”南宫焱烈不屑笑之,“因为我现在还能坐在这,以及即将与你订婚,就说明陆白还没有本事杀我。” “但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你?”安夏儿问。 就是! 展倩翻了一个白眼! 自己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陆白怎会让人杀你? “这个就用不着说了,我和陆白是商界多年的对手,在gk国际还是鼎盛时期便是。”南宫焱烈再一次将话题带了过去,“但我三年前既然没死,就代表我与公主你的缘份未尽,我会听从神指引来追求你。” 是的,他和陆白也还没完,抢走安夏儿便是他的开战…… “你是宗教信陡?”安夏儿很难相信眼前这个残暴而难懂的男人是宗教信陡,“不可能吧,我看南宫先生你没任何禁忌。” “以前不是,但我相信我三年前没死,一定是神庇佑,他让我继续活着。” 南宫焱烈拿出一本随身带在身上的圣经。 圣约铁皮封面上,多了一个子弹孔。 南宫焱烈看了看这本圣经,笑说,“三年前我在教堂问过神父一个关于爱的问题,当时我对公主的感情并不明确。不过当时我在那座教堂拿的这本圣经,却让我幸免于难,逃过了一劫。” 所以他活下来了。 “三年前,他们一定以为那一枪杀死我了吧?”南宫焱烈平静地微笑着,“可惜……这本我放在胸袋里面的圣经,却挡了那颗子弹,所以公主,活下来,追求你,这一定是神的指引。对吧?” 如果三年前他不曾去教堂,如果当时他没有为对安夏儿的感情所惑,就不会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上拿了这本圣约。 所以他一定要得到安夏儿。 “……”安夏儿瞪大着眼睛,很震惊听到南宫焱烈的话。 “……”展倩也惊讶不已。 ……祸害遗千年哪! 为什么坏人总能活着?why?展倩不明白! 安夏儿尴尬地汗了汗,“原……原来是这样,南宫先生你竟有这样的奇遇,真是不可思议。” 南宫焱烈将那本圣经收了起来,目光直直地盯着她,“所以,我绝对不会放你的……我希望曼莉夏你能明白这一点。” “……” 安夏儿无语。 就因为他没死,她就要被纠缠上? “以及。”南宫焱烈警告她,“你不用想着逃避我,你摆脱不了我,很快我们一定会订婚。” 安夏儿唇角的笑意消失了,她忍了忍,低下头去吃东西。 南宫焱烈看着她的脸色,“听说今天陆白离开了西莱,你,是不是很失望?” 安夏儿拿着餐具的手顿住。 “不过,这只是开始。”南宫焱烈要再一次要消除安夏儿对陆白的感情,“因为很快,你会听到更让你失望的消息。” 安夏儿僵住,“你……什么意思?南宫焱烈,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南宫焱烈平静地嚼着一块羊排,看着她的反应,“我只不过不想再让人带走即将成为我未婚妻的你,不让你生日上的事重蹈覆辙。公主,请问这样有什么不对么?”他向她举起酒杯,“来,为我们即将订婚, 再次干杯。” “……”安夏儿咬着牙。 “公主?”他沉下眸色。 最后在他威胁性的目光中,安夏儿不得不拿起杯子喝完了那杯酒。 晚餐后,南宫焱烈走到她身边握起她的手,话里带着一些危险的暗示, “今天是个美妙的夜,我觉得和公主的了解太少,我们也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谈谈……” 暗哑的声音,带着酒香。 他身上的气息,带着危险盅惑味道,就像要吞并一切的黑暗。 安夏儿脑子有点昏胀,有些醉了,她不留痕迹地抽出手,“……不好意思,我酒力不太好,有点,困了。” “那我送你回房间。”南宫焱烈大手直接往她这边抱来。 被搂进了他怀中的安夏儿皱了皱眉,推抵着他,“不……” “不用了不用了!我来我来!”展倩赶紧冲上去横在他们之间然后将安夏儿接了过来,“我会送公主回房间,而且公主还要洗澡,她洗澡很麻烦的,这就不麻烦南宫先生你了!我来!” 妈蛋! 这就想下手了! 禽!兽啊! 作为一钢铁死党朋友,展倩誓要悍卫安夏儿! “滚!”南宫焱烈眼神恨不得杀了展倩这个碍事的。 展倩咽了咽,不让,“我,我来……啊!” 她的手被人抓了起来。 仰起头。 只见克勒抓起了她的手,并且一把枪指着她的背后,狠狠地道,“老实点!” “你们要干什么?”展倩瞪大眼睛,“想强迫公主?” “她很快就将变成我的,什么强不强迫?”南宫焱烈眼神微暗,搂着安夏儿的手收力,“再说我就算强迫,你们又能怎样?” “你你你,你不是说就要跟她订婚了么?那你又何必这么急着得到她?”展倩硬得不行,依理据争,“现在她喝多了,你趁人之危算什么?” 南宫焱烈目光冷得没有一丝感情,“没听说过无毒不丈夫?” “!!”展倩瞪大眼睛,“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 “克勒,把她带走!”南宫焱烈扶着安夏儿,往前往安夏儿寝殿了。 克勒抓着展倩,拽着往外面带去。 “小夏!小夏!” 安锦辰一听,马上赶过来了。 展倩是军医,凭身手是打不过克勒,便赶紧道,“小夏被他带去房间了,快去——” 南宫焱烈要强行跟安夏儿共进晚餐,不允许其他人在,安夏儿与他交涉过后才容许一个人留下一个。 安锦辰候在外面本就着急,眼下一听展倩的话便赶紧追过去了。 “站住!”克勒迅速用枪指着安锦辰,“谁也不许去打扰少主,谁敢去,死!” 安锦辰不为所动,直接冲过去。 砰! 一颗子弹打在安锦辰刚经过的地方。 砰砰砰! 克勒一手抓着展倩,一边往安锦辰开枪过去,安锦辰速度非常快,迅速往安夏儿寝殿的方向追去。 “shit!” 克勒扔下手中的展倩,也提枪追上去。 …… 美人的唇,唇齿留香。 体香与酒香在她颈间绕着,面如桃花,仿若贵妃醉酒。 南宫焱烈将安夏儿扶到她的寝殿内后,放在了一张贵妃沙发上,安夏儿身体松软地倒在沙发里,脸色泛着一层薄红,长发如丝散下来,倾国倾城。 南宫焱烈将寝殿门反锁了,一边解开脖子上的领巾,踏着决绝的步伐走过来,“我能明白,陆白看上你的原因……毕竟你足够美丽。” 安夏儿轻轻地打了一个酒隔,眼神迷离。 “我并不爱你……”她轻说,“我喜欢陆白,哪怕只有几天的时间……我也知道,我喜欢的是他。” “没有关系。”南宫焱烈坐到她旁边, “我保证你跟我在一起后,会忘记他。” 安夏儿心怀着警惕。 “可我不想急。”他睁开眼睛,看着这张美丽倔强的脸庞,“为了得到你我费了不少时间与功夫,难得到手的猎物,还是得慢慢品味,你说是么?夏儿?” 安夏儿皱了皱眉,不喜欢从别的男人口中听到自己的昵称。 “你父王好像是这么叫你?”他说。 但安夏儿此时只是想到陆白。 在法国时,陆白在她耳边的低喃,夏儿,我的夏儿……啊,陆白那迷人到令人要昏倒的声音。 “我不喜欢你这么叫我。”安夏儿脑袋昏沉地道,“那只是我至亲的人对我的称呼。”以及至爱的人。 “随你喜欢吧。”南宫焱烈将她的脸抬高,“我猜猜看,陆白是怎么对你的,是先吻你还是……” 安夏儿从他沉哑的话题,听到了他的嫉妒与愤怒,笑了笑,“你在嫉妒陆白么?” “他吻你的时候,跟我的感觉是一样么?恨不得将你整个人都吞进腹中?" “你吻过我?”安夏儿抿了一下唇。 “三年前。” “……” 安夏儿心里的不安袭来,瞳孔颤动。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