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机智得不要不要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86章 机智得不要不要的!

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记忆尤新。”南宫焱烈在她唇前说道,“跟吻任何一个女人的感觉都不一样……那些女人根本无法跟你比。” 安夏儿迷醉的眸子微微颤烁,“果然,三年前,我失忆之前……发生过很多事吧。” “但你不需要以前的记忆,你只需要记住,我们很快会订婚,你很快会变成我的。”他向她的唇再度靠近过去。 “你别过来……”安夏儿手推着他,死死咬着唇,“你不是说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么?” 她也不知道,跟陆白在普罗旺斯她会毫不犹豫,把自己给陆白,可以热情地跟他在一起。 但是别的男人…… 她就是无原由地排斥。 南宫焱烈笑说,“那是以前,亲爱的曼莉夏,现在不一样。” “别逼我。”安夏儿道。 “是你先逼我。”南宫焱烈目光暗了下去,“你生日那天为什么要跟陆白走?你为什么要跟他去普罗旺斯,你为什么要……喜欢他。”为什么要再次喜欢陆白? 南宫焱烈嫉妒得发狂! 眼睛猩红起来! 安夏儿听着他的低怒声,抿了抿唇,“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喜欢跟他在一起。” “但没有下一次了,你不会跟他在一起,你是我的女人!”南宫焱烈手猛地按住她,双目像掠夺的猛兽一般盯着她,让人发寒,“我再也不会把你给他,你现在就会变成我的……” 他张开口,向她的脖子咬下去! “唔,你滚开……” 他根本不像是吻,而是生气地在咬她。 安夏儿拼命推搡! 突然。 她脸色一阵难看,翻身起来,张开口就开始呕吐,“呕……” “……” 南宫焱烈速度起身。 但来不及了,他肩头还是粘上了安夏儿的呕吐物! 他脸色像笼罩了一片乌黑,看着肩头被吐脏的地方,气暴无比地盯着正在吐的安夏儿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有没有一点情趣……” 谁跟你有趣情! 特么的离我过远一点! 安夏儿心里狂骂着,一边扶着沙发扶手道,“不好意思,我酒量不好……呕……”又吐起来,来不及起身,直接吐在了地上昂贵的地毯上,画面不忍直视。 “咚咚咚!” 外面大门被人敲响了。 传安夏儿安锦辰声音,“南宫焱烈,你敢碰他一下,我一定杀了你!” 南宫焱烈又笑了一声,“你这个骑士真所谓尽责,生怕你被我吃了?” “嗯唔……”安夏儿吐得脸色发青。 南宫焱烈突然又几个大步走来,猛地捏起她的脸,“但你以为,吐了就能躲开我?” “放开……我吐你身上去了……” “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曼莉夏?”南宫焱烈狠狠地盯着她。 安夏儿被胃酸呛出眼泪,“你若是不嫌弃,就继续来吧。” 南宫焱烈咬了咬牙,捏着她的脸颊,继续向她的唇靠近。 但一想到她这张唇刚才吐过,呕吐物还在旁边。 实在亲不下去…… 再美的美人,也挺煞风景。 南宫焱烈停在半空中,又停了下来。 安夏儿没有感觉到他的靠近,睁开眼睛,看到了南宫焱烈狰狞的脸色,非常精彩——是那种想吃美食,但美食又掉在了地上的感觉。 “不亲了?”安夏儿打了一个隔,突然又起身上半身,捂着胸口想吐,“呕……我不舒……服,南宫先生请回吧……” 南宫焱烈不甘心,听着外面安锦辰正在破坏门的声音,他抓着安夏儿的脖子将她按在沙发上,“我不一定要吻你,我若是——” 安夏儿知道她没有任何力量去反抗一个近一米九的男人,“你如果不介意中途我吐你一身的话。” “……” 南宫焱烈的脸色无法用言语形容。 安夏儿有点想发笑,“但我想,身为正统贵族出生的南宫先生,你不会想看到一场这么狼狈而不堪的画面吧?” 那画面……安夏儿自己都不敢想象。 南宫焱烈咬了咬牙,黑眸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最后他一把甩开安夏儿站起来往大门走去。 寝殿门刚打开—— 安锦辰就站在外面。 “你对她做了什么?”安锦辰脸色比南宫焱烈还难看,抽出身上的骑士剑指着南宫焱烈,“你若是动了她,我会将你大卸八块!” “哼!”南宫焱烈气在头上,听到安锦辰的话,嘴角咧开残肆的冷笑,“你也想得到她吧?那你是为自己,还是陆白保护她呢!” 安锦辰紧握着手里的剑,“为我,也为了她,我不会再让人伤害她!南宫焱烈,我警告你,你迟早有一天会死在我的手上……” 为三年前他姐姐在他手上受上的苦! 后面追上来的克勒拿枪指着安锦辰,“别乱!在你向我们少主下手之前,我会杀了你!” 双方对立着! “辰……” 寝殿里面传来安夏儿难受而微弱的声音。 “哦,是么。那我等着!”南宫焱烈讽刺地道,“但要看你们兄弟有没有这个本事吧!” 他冷哼一声,与克勒当晚离开了曼莉宫。 安锦辰听到安夏儿的声音,马上奔进去,“姐姐……” 安夏儿吐得脸色青白,“你叫我什么……” “……”安锦辰顿了顿,“公主,你怎么样了?南宫焱烈他……” “我没事。”安夏儿吐得极难受,脸色苍白,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她的花容月貌一定大打折扣了,“我这样他也下不了手。” 安锦辰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下次公主别跟他吃饭了,何必给他脸。” “这是后话了,现在我,呕……”安夏儿瞪一瞪眼睛,感觉胃里继续翻涌上来,“快去拿一个盆子过来,我还想吐,呕……” 展倩和叶莎丽带着下人,进进出出去,端盆子送热水,仆人一边卷被被吐脏的地毯,清理寝殿,下人们手忙脚乱,忙碌无比。 但展倩端着盆子看着将晚餐吐得一干二净的安夏儿,又想刚才南宫焱烈出去时的臭脸,“哈哈哈!你吐得真是时机,这下将南宫焱烈那个可恶的男人被吓跑了吧,活该!哈哈哈!” 安夏儿眼泪都被呛出来了,“好什么好!你们真以为我能吐得这么准时,一杯红酒还真能……咳呕……” 安夏儿垂下头,继续将晚餐全部送给了盆子。 太难受了! “啊?你故意的?”展倩顿时呈现出无比震动的神情,“服!还能随时吐出来,我都没这本事……” “本事个x!”安夏儿难得爆了句粗,恨恨地道,“他去关门的时候,我抠喉咙抠了半天,靠,竟让本公主吐这么狼狈,那个该死的……” 展倩伸出根拇指,“很好,机智得不要不要的!” 当晚,安夏儿胃里吐吐干干净净,元气大伤,但好在将南宫焱烈给赶走了。 之后又吃了一顿夜宵才好了点! 盛夏的夜晚,凉风习习。 安夏儿夜宵吃太多了,不消化,来到花园里面散步。 刚才动静太大,lulu被吵醒了,展倩和叶沙丽去哄lulu睡觉了,安夏儿和安锦辰走在花园里。 “几点了。”安夏儿望着天上的明月问道。 “9点,公主。” “哎。”又不禁叹气,“辰,不瞒你说,我真的爱上了陆白,他的突然离开……虽然我表面装着平静,但心里还是挺寂寞的,我本来希望这阵子他能留在西莱王宫中陪着我。” “……”安锦辰看着安夏儿,“我陪着公主,不好么?还是说,这几年我哪里做得不好?”所以你才不喜欢我。 即使安夙夜说过,但他就是无法明白这一点,想从安夏儿口中得到她亲自的答案…… 安夏儿回头看了一会他,甜甜地笑了,“辰,你是你,陆白是陆白,不一样的。” 她看得出一直守在身边的骑士喜欢她,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但还是惊讶他会问出来。 “哪里不一样。”安锦辰不明白。 “辰你是我的骑士,我感谢你对我和lulu的守护,也感谢在我失意时你的安慰。”安夏儿深吸了一口气,“但是,与爱情无关。” “……”安锦辰目光空空地看着她。 “很难理解吧?”安夏儿道,“辰也长得帅气,对我和lulu又好,而且应该是时下很多年轻女孩喜欢的类型。” “但不包括公主,是么?” 安锦辰的话,便是直接默认了他喜欢她,喜欢他守护的公主。 安夏儿看着安锦辰,良久,“辰,谢谢。” 安锦辰脸垂了下去,肩头微微发抖,“……不论是否重来,不论有没有陆白,你还是不肯爱上我。” “辰。”安夏儿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他的悲伤,“喜欢一个人和爱上一个人是一种感觉,强求不来,我总不能骗你,说我喜欢你。是吧?” 安锦辰抬起眼睛,“你可以骗我。” “……” 安夏儿被哽住。 “只要能在公主身边,我,怎样都无所谓。”他还是不想离开她。安锦辰额前细碎的留海下,安夏儿看着他清亮的眸子,那如明月一般的清澈的眸子,“但是,辰,我不想骗你啊,感情上的欺骗那不是一个负责任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