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记住他们在法国的约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93章 记住他们在法国的约定……

“……好。” “那我先走了,lulu也要像两个哥哥一样乖哦。”安夏儿挥着手,在lulu的乖巧中退了出去。 陆宸和陆玺一口一口地吃着早餐,侍女在旁边侍候lulu吃,而他们无全不用侍女帮忙,连一料粥米都没有掉出来,让侍女格外惊讶。 电视中的动画片播放着,时不时传出lulu天真的欢笑。 lulu回过头,粉粉的小圆脸上粘着一些粥,“呐,陆宸哥哥,陆玺哥哥,是不是很好看呀!” 陆宸汗了汗,对妹妹点头,“……嗯。” 陆玺头顶一片阴影,“……” 半晌,陆玺边吃边道,“喂,她真的不会看到新闻么?” “不会。”陆宸道,“只要其他人不跟她提起新闻上的事,她就不会知道,我相信她答应了我们的事,一定会做到的。” “你怎么知道,万一她又看了新闻……” “反下我就相信她答应了我就不会去看。”陆宸道,“就像爹地的说一样,心灵感应吧。” 对于妈咪,陆宸小少爷有着迷之自信! 陆玺又勺了两口粥,“但这样是不是不好?爹地若真要娶别的女人了,我们的妈咪怎么办呢?” “刚才我说了,在我们心目中,只有她是妈咪。”陆宸道,“至于爹地那边的事,她不知道一天就开心一天不是么?”“哼,说虽这么说……”陆玺别过小脸,“但爹地要惹她生气,我们再怎么瞒,她也有知道的一天吧。而且——”陆玺捏着粉蓝色小勺子的手紧了紧,“爹地若娶了别的女人,他还会再过来么,爹地那个大骗子 。” “会来的。”陆宸放下勺子,“他一定不会真的娶那个女人,可能就是那所谓的什么权宜之计吧,汉语言老师说的,为了缓和另一件事而暂时求全的做法。” 两个小少爷的聪明过人。 来自他们超强的记忆,学过的一定不会忘! “哼,但他如果娶了!”陆玺咬了咬牙,“我绝对不会原谅他,以后我都不回z国了,我就呆在西莱,我就和妈咪在一起……” “陆小少爷?”旁边要侍候他们用餐的两侍女听着他们莫明其妙的话,“你们在说什么?妈咪?” 陆宸和陆玺一抬头,齐声,“没什么,在我们眼中公主就是我们妈咪!” 两个侍女愣了一下,捂嘴笑了起来,“虽然听说公主和陆先生在一起了,但你们也太热情了,怪不得公主她那么害羞呢……” 陆宸和陆玺没有理会侍女们望着自己发亮的眼睛,继续吃着早餐,陪lulu看着动画片。 *** 安夏儿送lulu去跟陆宸陆玺用早餐时,展倩和叶沙丽看到了新闻。 安锦辰坐在一边没说话,正殿中安安静静。 “不,不是真的吧…… ”半天展倩才说出句话,愣愣地看着电视,“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以,顶多回z国,娶南宫蔻微这种事,怎么可能。” 叶沙丽捂起嘴,“公主知道,一定很伤心……” 安锦辰没说话,拿着一块雪白的绵绸布擦拭着他的骑士剑。 “安四少,你有什么看法?”展倩知道安锦辰不可能有什么好话,但是,在这么震惊的事情发生后,她还是希望多听一个人的意见。 “没什么看法。”安锦辰道,“如果他再次对不起姐姐,我们不会放过他,这是我和夙夜共同的看法。” 展倩咽了咽,“那个,你们先别乱来,也许这只是新闻上发布的,而且又不是陆白本人说的,他估记只是为了稳住南宫焱烈罢了,西莱国会那天他一定会赶过来的。” “一定?”安锦辰额前的发丝下,凤目清冷,“不一定吧,他不都在让人准备婚礼现场了,只是做做样子稳住南宫焱烈的话,何必这么快就让人布置婚礼现场?” “……”展倩也不知怎么回事。 国际新闻上,镜头播放了几个画面,那是一个正在布置的婚礼现场的画面,记者镜头似乎是从挺远的地方拍摄到的几个画面,远远望去,紫藤花与薰衣草交错,一片梦幻华美的紫色婚礼场景……主持人在新闻上说道:“今天z国最大的新闻消息,陆白的秘书对媒体公布了一个震惊无比的事,陆白将要娶迎南宫家族三小姐,南宫蔻微。这个消息让所有媒体人措手不及。之前对于这三年未出现过的陆 少少夫人媒体有各种猜测,有人说陆少夫人退出了公众视线,安心在家相夫教子了,也有人猜测他们暗下早已离婚。如今看来,陆白与安夏儿应该是离婚了,现在陆白也将迎娶新人……” “以上婚礼的现场,是昨天几名记者受邀亲自前往婚礼地点所拍摄的画面,据说非常豪华梦幻,可见陆白对这一次婚礼的认真……” 电视上主持人翻了一页稿子继续说,“下面,是金融专家分析陆白会突然迎娶南宫三小姐的几大原因,以及陆家与三年前出事的南宫家族存在的矛盾与利益冲突……” 展倩简直不相信这个新闻是真的,但是,电视确实明明白白地在播放着,还是正规的《国际时事》。 陆白但凡有重大举动,都在会媒体上霸屏几天,展倩换了几个台,都在转播这个新闻。 “不可能是真的。”展倩紧握着手,“他如果只是为了应付南宫焱烈,大可以只让人发布个模糊不清的新闻就行了,为什么连婚礼现场都在布置了?” 这简直是快要举行婚礼了的节奏! 安锦辰突然站了起来,展倩叫住他,“安四少,你先别轻举妄动,虽然上面公布了陆白娶南宫蔻微的消息,但这让人无法相信!” “那你自己也不法理解他的做法吧。”安锦辰道。 展倩无法说明白自己的现在的感受,只是摇头,“我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也许陆白这么做是另有目的,再说了,新闻并没有说他结婚是哪一天啊?对,也许他就是做给南宫焱烈看的。” “那他有没有想过,姐姐看到会怎样?”安锦辰道,“姐姐在等他回来,他却让人在布置迎娶另一个女人的婚礼现场了?” “但你现在告诉小夏有什么用呢?只会让她更伤心而以。” 安锦辰一回头,“那是要瞒着姐姐,不让她知道这件事?” 展倩咽了咽,伸出一根手指,“一天,再等一天!后天就是西莱国会了,陆白说过他会尽量在国会这天赶回西莱……陆白回来后,亲自问他吧,现在我们谁也不知道z国那边的情况。” “哈哈,今天的早餐不错,明天还是吃一样的吧!”安夏儿的笑声由远而近,正往大殿这边走来。 展倩迅速将电视关了。 安夏儿在侍女的陪同下走来,侍女说,“那是因为公主今日心情好,所以自然觉得早餐比以往都好吃。” “哦,是么?”安夏儿笑靥明媚,“那也是当然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陆宸和陆玺就很高兴,那俩孩子真是让我打从心眼里喜欢呢!就像我亲生的一样想疼爱哈哈!” 安夏儿刚走到正殿,看着前面面容拘谨的三人。 她笑说,“怎么了?怎么气氛这么严肃?” 安锦辰看了一会安夏儿,紧握着手,头缓缓垂了下去,始终不愿看到等下安夏儿伤心,“公主……用过早餐了?” “用了呀。”安夏儿又看着他们,“你们到底怎么了?” 展倩言辞闪烁,“也没什么,就是我们三个人意见起了分歧……” “分歧?什么分歧?”“就是,辰骑士说陆白很过份,都不跟公主说一声就走了。”展倩编出一个听起来比较真实的理由,“然后我说,陆白一直会回来的,因为连两个陆小少爷都还在西莱王宫呢,可不是间接告诉公主,他一定会 回来么?他不可能将儿子扔在这了吧。” 展倩说着看向叶沙丽,“叶沙丽,你说是吧?” 叶沙丽不敢说谎,但又不想看到安夏儿伤心,便没说话缓缓低下头不说话。 安夏儿看了看安锦辰,又看看她们,最后叹道,“我当是什么,你们也不必为这个事争了,陆白既然说了他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你真这么想的?”展倩也看着安夏儿。 “当然。”安夏儿道,“实不相瞒,昨天陆宸和陆玺帮陆白带了一样东西给我,是一本书,里面夹着一支薰衣草的风干标本。说让我记住我们的约定……” 安锦辰看着她,“……” “诺言?”展倩一瞪眼睛,“什么诺言?” “这个。”安夏儿脸上飘上两朵红晕,有点羞于开口,“……是我们在法国时候说过的,他说,很快我就会发现我是他老婆。” “!!” 所有人瞪大眼睛。 “我想。”安夏儿耸了耸肩,“他一定是暗示说,会……娶我吧。” 展倩吞咽了一口口水,一摆手,“慢着,他真这么说过?” “是啊。”安夏儿点了点头,“他让陆宸和陆玺带过来的那本书是我在法国酒店看过的,我也没想到他帮我买回来了,但由此可证明……他是个很贴心的男人吧,他知道我想要什么。” 看着她完全不担心与不怀疑什么的表情,展倩目瞪口呆。这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