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其实我也挺想你的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95章 其实我也挺想你的

展倩愣了,啥? 没提新闻上的事? 还惊喜? 新闻都闹得沸沸扬扬了啊,国外媒体都这么轰动,别说z国的了!陆白竟没解释这件事? 安夏儿不理会展倩的暴躁,自个沉浸在甜蜜的海洋中, “惊喜?什么惊喜呢?送礼物?不会吧,那颗水晶蛋已经很夸张了,再送礼物我也接受不了了……” 展倩受不了这焦灼的心情,最后她一摇安夏儿手臂,“公主,能借你的手机一用么?” 陆白不说她去问裴欧! “哦,可以啊,怎么了?”安夏儿手机直拉递给她。 展倩马上接过,“没什么,就是我来西莱也有一段时间了,我想跟我未婚夫联系一下,我的手机不敢再打,再打又被玛尔斯抓了。” “那拿去吧?”安夏儿笑了,“不用着急,好好打啊!” 安夏儿很爽快! 展倩马上跑到另一边给裴欧打电话了,“喂喂喂,裴欧!是我!怎么回事?陆白不会真要娶南宫蔻微那女人了吧,发布新闻就算了,还要布置婚礼现场,这是怎么回事?” “你冷静点。”电话里裴欧道,“你这一开口就质问我,怎么像是我要娶那个南宫小姐了一样?” “我现在很着急啊!”展倩几乎低吼着,“你跟陆白熟,你一定知道情况吧?快告诉我!” “我不知道。” “哈?你没问陆白?” “我现在还带着军队在西莱外海上‘演习’,根本不在z国好么?”裴欧道,“我要时刻盯着西莱的动静,不然别说西莱国内怎样,其他国家听到他们内乱也许都会有人攻打过来。” 对,西莱国与他们无关,他们没兴趣。 但西莱的公主是他们的安夏儿! “连你都不知道……”展倩只好叹气了,最后咬牙道,“我告诉你们这些男人啊,别欺负女人啊,小夏是我最好的姐们,失忆了还对我好得没话说的姐们,我绝不允许她再受到伤害……” “谁欺负你们了?”裴欧说,“我欺负过你么?” “靠,你就别提了……” “哦,床上?”裴欧痞痞地笑了两声,“那我无话可说,不过我也很久没怎‘欺负’过你了吧,要不我现在让人去把你救出来……” “闭嘴!”展倩红着脸气道,“我现在在问小夏的事呢?你打电话去问问陆白是怎么回事!” “新闻我也看到了。”裴欧说,“不过不用打电话,没可能的。” “我一开始也不信,但他连婚礼现场都在布置了啊!”展倩咬着牙根道,“退一万步讲,如果不是真的,陆白肯定会跟小夏解释吧?刚才小夏已经和他通过电话了,但新闻上的事陆白提都没提!” “既然陆白都没提,那我就更不用去问了吧?也许陆白……” “少跟我提什么计不计划!现在小夏是不知道,知道了指不定怎么伤心呢!”“那好,我问问你,陆白这趟离开西莱并没有跟安夏儿小姐说是吧?”裴欧分析道,“那说明他知道,他回去可能要说娶那个南宫小姐,面对安夏儿小姐,陆白也不好解释他为什么那么做。那他只有把事情解 决了,再跟安夏儿小姐解释吧?” “又是先斩后奏?”“女人,这是形势所逼。”裴欧叹说,“凡事都有例外的情况吧?有时为了将风险降到最小,必须这么做。就像如果我要去什么地方没跟你说一声,你跟我闹也没用啊,军方行动为机密,事先泄露军事机密可 是……” “你少跟我提什么军事机密,还不由你说了算!”展倩紧握着手,“不要说我们了,现在就说小夏和陆白。” “这么说吧,如果这个新闻真是陆白让人发的,婚礼现场也是他让人布置,那肯定是有我们想象不到的情况。”裴欧说,“但有一点我可以保证。” “什么?” “陆白绝不会娶南宫蔻微。” “那他布置婚礼现场做什么?” “玩玩吧!”裴欧不拘地道,“又或者,是做给某些人看。” 这么一说,展倩愣了愣。 想到南宫焱烈和尤菲里奥。 难道陆白是为了让南宫焱烈和尤菲里奥不起疑,所以才做得那真实? 但展倩心里还是有点不能接受,“那他有没有想过,如果小夏看到了那个新闻,她伤心了,会怎样?” “那现在安夏儿小姐伤心了么?” “……”展倩回头看了看那边正沉浸在与陆白那通甜蜜电话的安夏儿,眉角滴下两滴冷汗,“目,目前还没有,还挺开心的,沉溺在她刚才与陆白的电话呢。” “那不就是了,也许等安夏儿小姐知道这件事时,他就已经将事情解决了。”裴欧说,“再说小宸和小玺现在不是在西莱王宫么。” “对。” “那就没有多大的危险吧,以小宸和小玺的机灵,知道安夏儿小姐是他们母亲,肯定会保护她。”裴欧说,“但你这颗爱操心的性格什么改改?” 展倩咽了咽,她担心安夏儿会再次受伤嘛…… 最后展倩只问,“裴欧,陆白这次一定会将小夏接回z国是吧,他不会娶南宫蔻微对吧?” “对于苦苦等了三年的陆白来说,这次他不可能会再对安夏儿小姐放手。”裴欧笃定。 “你如果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但你打电话给我就为了问陆白的事?”裴欧叹了叹,“知道我担心了你多久么?你打通电话过来不应该问问我?” “你——”展倩望了下安夏儿那边,压低声音说,“我上回不是打过给你吗,之后被王宫的人抓到了,之后没办法打了。” “没事吧?” “没事,有小夏在没人敢抓走我。” “自己小心点,我原先就不同意让你去西莱……” “好了,这是我的事。” “那你的任务呢?” “啊?任务?” “就是让你和其他几个女兵查探那个黑帮的事。” 裴欧懒懒地问她,“查探得怎样?有消息?” 展倩咽了咽,“其实我没查这事,不是……是我没主要在这事。” “我说你是不是当了几年记者报社主编,散漫惯了?”裴欧声音马上严肃了,“展倩,你现在是军人,派给你们的任务你既然给忘了?” “我不是没在查!”展倩道,“我是一边在查探一边看着小夏这边啊,问题是现在明显是小夏的事情比较急啊,西莱王宫都要发生政变了,南宫焱烈那个恶人又对小夏……” “啊!”花园另一边,只见奔跑中的陆玺小少爷摔了一跤。 “……”看着那边一看就是假装摔胶的陆玺小少爷,展倩嘴角抽了抽,“先这样,王宫这边情况也挺多的,我挂电话了。” “那你小心点。”裴欧说。 展倩愣了一下,心中竟没来由一股暖流。 她缓缓低下头,“裴欧……其实我也挺想你的。” 不等裴欧话过来,展倩赶紧挂掉了电话,侧脸颊上有着一层不太自然的薄晕。 花园另一边,安夏儿扶起陆玺小少爷,各种安慰,“陆玺,怎样,没事吧,有没有摔疼?” 被她抱在怀里哄的陆玺小魔王暗下勾起了粉唇,眼角得逞地盯着陆宸: 看吧,要让妈咪喜欢我就是这么简单,只要表现得笨一点…… 陆宸阴着小脸,而后声音软软地对安夏儿道,“公主,不要管他了,“是他自己摔倒了。” 安夏儿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头扎进自己怀里的陆玺,心里格外激动,不肯放手,“不不不,我不会不管你们的,我说过会像疼lulu一样疼你们的,陆玺,别难过了啊,快说,是不是哪摔疼了?” lulu小天使大方又可爱地走过去,摸了摸陆玺的腿,“陆玺哥哥摔了么,疼不疼呀?摸摸?” 陆玺被亲妈抱着,又被亲妹关心,心里别提多得意了。 “切。”陆宸看着弟弟,“幼稚鬼。” “公主,陆宸说我幼稚鬼。”陆玺抬起纯真的脸看着安夏儿,眨眨褐眸,一脸我受伤了的模样。 安夏儿又劝道,“陆宸,不能这么说陆玺哦,他摔倒了可能很疼我们要关心弟弟呀。” “是……” 陆宸耸拉着眼皮。 妈咪,你太不了解他了! “好了好了,没事了。”安夏儿抚着陆玺小少爷黑黑的头发,“男孩子要坚强,不能摔一跤就这样,来,继续玩啊!” “嗯?” 陆玺听话地站了起来。 一肚子坏水,脸上笑得纯真。 安夏儿看着陆玺的可爱笑脸,又将小少爷往怀里死命一楼,“哈,好可爱,笑起来像漫画里的美型小正太哈哈?” 这个陆宸就真的嫉妒了,走过去,一把拽起陆玺的手,“走,继续陪lulu玩……” “好,你们继续去玩哈!” 陆玺终于不情不愿地走了。 刚离开亭子,两个小少爷就开始开启互嘲模式。 “表面装着不愿来看公主,想不到第一个去讨好她的人就是你,陆玺,继续保持你傲娇的属性嘛,哄妈咪开心的事我来就好了。”陆宸小少爷道。陆玺小脸一阴,咧开小白牙笑,“第一个去讨好妈咪的明明是你,再说难道只允许你向妈咪撒娇,看到了吗?她刚才抱着我呢,肯定已经沦陷了,喜欢上本宝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