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当时没有给女儿的祝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96章 当时没有给女儿的祝福

“假装摔跤,不要脸!” 陆宸迈着优雅的小步伐,脸鼓鼓的。 “要妈咪的爱就好了,要脸做什么?”陆玺小少爷将腹黑进行到底…… 花园亭子中,安夏儿看着前面仿佛正在相互‘安慰’的两个小少爷,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多好,陆白还说他两个儿子不省心呢,明明乖得很嘛,lulu,继续去陪陆宸和陆玺哥哥玩哈,要向两个哥哥学习 哦?” “好?!” lulu向两个陆小少爷飞奔过去。 安锦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花园,他看着阳光下安夏儿美好的笑脸,“公主,你想过要恢复记忆么?” “嗯?”安夏儿回过头,“辰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昨天,莫珩瑾送他们过来时,送了另一样东西过来。”安锦辰看着在花园中的两个小少爷。 “哦,知道了。” 贵宾来曼莉宫见她这个公主而送上礼物,再平常不过,安夏儿并没有关注。 “里面是一台……也许能让公主恢复过去记忆的医疗仪器。”安锦辰又说。 “啊?” 安夏儿愣了愣。 “莫珩瑾说,那是帝晟集团旗下开发的医疗产品。”安锦辰声音微沉,“也许能让公主你恢复记忆。” 安夏儿很震惊他们送了那样的东西过来,“那是怎样?是陆白让他们送过来的么?” 但刚才电话里陆白完全没提啊。 “莫珩瑾带来陆白另一个话。”安锦辰道,“说要不要恢复过去的记忆,随公主你自己的意愿,如果你想要恢复,就让我们帮你尝试着用用这个医疗器。如果不想的话,也行。” 安夏儿突然想起,她生日那天看到那个水晶蛋时,曾向陆白问过是从谁手上买的。 当时他们谈及了她的过去的话题。 难道陆白一直以为她很想恢复过去的记忆,才让莫珩瑾送这个医疗产品过来? 而他电话里没提及,是因为不希望她恢复? 怕她记起和她生下lulu的男人?安夏儿不知陆白的想法,但她调头看着阳光下三个宝宝在嘻戏的美好的画面,轻叹了一声,“不用了哦,不论我过去发生了什么,又是跟谁生下了lulu,我都珍惜现在的生活,现在的亲人和好友。以及…… 我现在爱的是陆白,我不希望再忆起另一个男人。” 安夏儿很怕恢复记忆后,会被过去打破现状。 生怕会有一个男人出现。 会影响她和陆白这一份美好的爱情! 安锦辰看着她,“那你就是不想恢复了?” 安夏儿回头点了点头,“我等陆白回来。” 但曼莉宫的人将陆白娶南宫蔻微的新闻暂时掩盖了,王宫中却轰动了。 留在西莱王宫的贵宾纷纷在讨论这件事: “陆白突然离开西莱,想不到是回去置办婚礼!” “媒体从未播出他已离婚的消息,看来,他果然跟那个陆少夫人已经离婚了。” “怪不得这三年都没见过他和那安夏儿小姐出现在媒体面前了,以前他可是宠妻狂魔……” “陆白贵为帝晟集力总裁,如今又被曝出是‘美利坚商会’主席,想要什么女人没有,那个南宫三小姐我见过一次,那可是个身材火辣的混血美人……” 商界和政坛的人平静又惊讶地讨论着这一次陆白要迎娶南宫蔻微的事,但在他们眼中,更多的是利益的讨论。 国王宫中,国王听到消息大怒,“陆白他想干什么?他要娶那个南宫小姐?” “陛下,你别急。”鲍伯脸色也不太好,“谁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是今天早上刚刚播出的新闻,但现在陆白还没有娶那个南宫小姐……” “婚礼现场都在置办了!我看他眼里是压根没有夏儿和lulu了,突然离开西莱就是回z国娶另一个女人么?”“陛下,你冷静点,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鲍伯知道国王现在在气头上,身为公主的父亲国王无法不生气,“如果陆白娶南宫小姐的事是属实,为什么南宫焱烈还在西莱?为什么不去参与自己妹妹的婚礼? 再则,以南宫家族现在的处境,陆白娶南宫小姐没任何好处了。” 国王手发抖,“那他就是爱上那个南宫小姐了?” “如果陆白在这三年间爱上了另一个女人,这一次又怎会跟公主去法国……” “打电话给夏儿!”国王突然说,“看夏儿怎么说!” 鲍伯垂下眼睛,“陛下……刚才我已经打去曼莉宫了。” “那夏儿怎么说?陆白有没有跟她交待什么?” “……公主还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 “刚才我打去曼莉宫时,是叶沙丽接的,说公主正在陪lulu小姐和两个陆小少爷在花园玩。叶沙丽他们不忍心将这个新闻告诉给公主……” “这是什么话!能瞒夏儿一辈子么?她迟早会知道!”国王一拍扶手,正在输滚的线管晃动着,“起码要让夏儿亲自去问问陆白这是怎么回事!” “公主那边似乎打过电话给陆白了,但陆白并没有提起这件事,只是说明天的西莱国会他会过来。” 国王神色太差,“那是算什么,他一边在z国张逻着娶另一个女人的同时,还过来与夏儿继续纠缠是么?他为什么不先我们说清楚?” “希望是另有隐情。”鲍伯说道,“不然这个消息也太人难以接受,不论是我们,还是公主……不,知道这个消息后,受伤害最大的恐怕是公主。” 国王正在输液的手紧握起,青筋爆出来。 “陛下,请您平静一点……”几个护士赶紧劝他。但国王已经管不了自己身体怎样了,双目发黑,气得胡子颤动,“赫姬走得早,夏儿自小被夏国候带出了西莱,现在才回到我身边……她第一次结婚我这个做父王的没有送她出嫁,甚至没有以她父亲的身份 给她祝福。如果这一次,我要眼睁睁看着她再一次——”双目深深地垂了下去,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愤怒,为什么他这个国王失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