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满屋鲜花的画面……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98章 满屋鲜花的画面……

祈雷转身走了,“不,我已经问过了。” “……”罗斯福脸上阴沉下去,盯着祈雷,黝黑脸庞露出一个绝非是王宫侍卫有的杀意。 祈雷找到另一个保镖后, “不必找了,观察一下罗斯福对国王宫侍卫的安排,看看哪些地方他不让人靠近,不让人靠近的地方肯定就是藏炸弹的地方……” 安夏儿和三个宝宝在曼莉宫花园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回到正殿中时,南宫焱烈又过来了,无数束红玫瑰摆放满了正殿,一眼望去,全是象征爱情的火红之花。 “……”花香萦绕的正殿中,安夏儿看着面前这个又突然造访的男人,“南宫焱烈,你又做什么?” 自从上回这个男人要强她,安夏儿就对他不客气了。 展倩看到这摆满正殿的香,也震惊。 但震惊过后,是警惕! “明天我们会在国会大典上订婚,当然是怕你不安,又想着逃出王宫,所以过来看看你。”南宫焱烈扫了一眼这些花,黑眸中生出邪魅,“请问公主你喜欢么?” 从花园回来时,知道南宫焱烈过来了,安夏儿已经让叶沙丽将陆宸和陆玺以及lulu带回寝殿里去了。 安夏儿没说话,目光扫过这满殿的玫瑰,老实说,很壮观,就像将殿中装饰成了一个玫瑰的世界,到处都是玫瑰的香甜,画面倒是华美浪漫。 蓦地,安夏儿脑中走马灯一样闪过几个画面—— 诺大奢华的办公室中,摆满了各种花,画面梦幻又模糊不清。 ……眼前这鲜花满屋的情形,就像以前出现过一样! 就是难以想起什么。“你不喜欢?”南宫焱烈看着出神的她,“听说你很喜欢花,我送这些花过来一是向你表露我的心意。我确实喜欢你曼夏莉,希望明天我们顺利订婚。第二是……”他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笑了笑说,“为昨晚 我的行为跟你道个歉,昨晚我喝多了,一时冲动,但反正我们要订婚了,希望你不会介意。” 展倩听着这个男人竟这么厚颜无耻,心里的愤怒油然而生。 毫不避忌自己表情地恨瞪着南宫焱烈,“假腥腥!” 南宫焱烈并不在意其他小角色,只是双目深邃地看着安夏儿,“曼莉夏?你如果还生气的话……” 安夏儿一丝轻笑,“哦,南宫先生你酒量也不好么?一杯红酒也醉了?” 南宫焱烈找到完美理由,“因为我过来之前,已经喝了一些。” “是么。”安夏儿看着这些玫瑰。 “当然。”南宫焱烈努力挽回自己的绅士形象,“所以希望我们等下有个愉快的晚餐。” “不好意思。”安夏儿道,“其实刚才下午茶的点心吃多了,不太想再……” “有时候晚餐的意义不在于吃,是一个形式和气氛。”南宫焱烈打断了她拒绝的话,向她靠近过来,“不过我想,公主不会再拒绝是么?为了你的父王。” 安夏儿退了一步,“我若是拒绝呢。” “曼莉夏,别让大家不高兴。”南宫焱烈手向她的脸伸过来,时刻都想将他面前这个女人占为己有。 安夏儿转身,避开了他的触碰。 南宫焱烈的手停在空气中。 黑眸眯了一下。 安锦辰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举起枪就对着南宫焱烈,“你敢碰她一下试试?” 克勒也迅束拿出枪指着安锦辰。 安锦辰枪指着南宫焱烈。 又成了双方对立的局面! 南宫焱烈冷笑,“不愧是公主的骑士,护花使者么。” “你若敢再冒犯她,我现在就会杀了你!”安锦辰警告道,“不管国王是不是在你们手上……” “辰!”安夏儿阻止了安锦辰,目光撇向南宫焱烈,“南宫先生你不就是想来曼莉宫用晚餐么?如今我父王在你们手中,我想拒绝也不可能吧?你何必再征同我的意见。” “那不一样,你亲口答应的意义不一样。”南宫焱烈看着安夏儿艳美倾城的侧脸,“你亲口答应,那就是你接受我送给你的这些以爱为名的花,和我的……爱意。” 展倩若是不是怕南宫焱烈会让人把自己撵出王宫,此时她真想破口骂道:爱尼妈个球,你他妈对小夏的伤害还不够么!还好意思提爱! 安锦辰看着安夏儿,“公主,你没必要答应他……” 安夏儿伸手压下安锦辰的枪,对南宫焱烈道,“那南宫先生就餐厅请吧,至于这些玫瑰,抱歉,我不是很喜欢。因为我喜欢的是薰衣草。” 不想在陆白过来之前将事闹大,安夏儿不看南宫焱烈难看的脸,转身前往餐厅的方向。 南宫焱烈听她不喜欢自己的玫瑰,冷冷地警告其他人道,“我和公主用餐期间,你们这些人就给我留在外面!” 展倩惊,“凭……” 南宫焱烈一个阴鸷的眼神过来。 展倩紧握着手,继续说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去,我只是去……服侍公主。” 如果南宫焱烈将新闻上的事告诉小夏了,那怎么办? 他又对小夏动手动脚怎么办? 她要去! “你一个假的侍女轮不到服侍她。”南宫焱烈盯着这个侍女,讽刺道,“是么?z国华南军区裴少将的未婚妻?展家的大小姐?” “……” 被挖出老底的展倩倒退两步,背后一凉。 靠,真曝露了! “那那那又怎样?”展倩战惊不已地道,“我是小夏的朋友……” “她轮不到,但我可以,你别想有跟公主独处的机会!”说完不等南宫焱烈的人阻拦,安锦辰便向餐厅方向走去了。 克勒刚要上去制止,南宫焱烈脸庞冰寒地伸手拦住了他,笑说,“算了,这毕竟是我和她订婚前的最后一个晚餐,就随他便吧,让他看着他的公主跟我进餐也不错,哼!” 得知南宫焱烈过来,厨师已经在准备晚餐了。 安夏儿和南宫焱烈在餐厅坐下没多久,厨房便开始上晚餐,还是和上次一样的烛光晚餐,气氛宜人,一派宫廷气氛…… 灯光微暗,一丝暧昧又危险的气氛在空气在弥漫。 南宫焱烈向安夏儿举了一下杯,“公主,为我们明天即将订婚……” “不好意思,我酒量不好。” “……”南宫焱烈想起她上回喝了一杯红酒便吐得满地都是的情形,没有要求她喝了,自己喝一口,“我还差点忘了昨天,想不到你的酒量那么糟糕,真是意外。” “你可以选择不跟我喝酒吃饭。”安夏儿道,“谁也没有邀你过来。” 辰在,南宫焱烈不可能敢强行吃了她吧? 想到昨晚的危险,安夏儿心情很忐忑,时刻都怕对面那个男人靠近过来…… 南宫焱烈看着她警惕着自己的脸色,一丝戏谑漫上他唇角,“既然你喜欢薰衣草,那下回我就送薰衣草给你吧,你想什么都可以。” “不必。”安夏儿立即拒绝,“有些东西要看是谁送。” “你不会想说让陆白送吧。”南宫焱烈看着手中的酒杯,“听说你们上回去普旺斯了?” “有什么奇怪么。”安夏儿道。 “哼,我以为你看到今天的新闻后,情绪一定会很低落。”南宫焱烈抬起眸看着她,“你真是超出我的意料,还希望他送你薰衣草呢……” 安锦辰紧握着手。 “新闻?”安夏儿吃东西的动作停了一下,“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南宫焱烈立即看了一眼站在安夏儿身后的安锦辰,压下眉头,“你没有看今天的新闻?” “公主!”安锦辰道,“既然用过餐了那我们可以走了……” 南宫焱烈一目了然,笑着往后靠去,“原来曼莉夏你真不知道,我就说你怎么会这么平静,还在跟我讨论要谁送你薰衣草。原来你并不知道陆白他……” “你人闭嘴!”安锦辰一个冷眼过去,“你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 克勒举起枪,“在你开枪之前,我会先杀了你!” “那就试试!”安锦辰几欲扣下板机。 他还是不愿看到他姐姐伤心的样子,不愿让他姐姐知道今天的新闻…… “住手。”南宫焱烈嘴角溢出一丝残忍微笑说,“公主的这位骑士护主心切,我不与他计较,放心,他不敢杀我,毕竟杀了我整个曼莉宫的人都会出事,是么,辰骑士?” 他提示着那枚炸弹的存在。 他相信陆白一定将炸弹的事告诉过郁金香殿的人了…… 安锦辰盯着南宫焱烈, “南宫焱烈,你别太得意了,我绝不会让你活太久!” 但南宫焱烈并不忌畏安锦辰的恶言,慢慢拿起酒杯,向安夏儿敬了一下,“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威胁到我,公主,你觉得是么?” 他神秘而黑暗地笑。 自傲而自负。 安夏儿眸瞳闪烁着,从刚才开始听着他们的对话就感觉不对劲了,“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新闻,辰,发生什么事了么?” 话未落。 她突然想起早上陆宸让她不要看新闻的事! 她眸子瞠大,“辰?是不是陆白那边出了什么事……”“姐姐,你不要问了!”安锦辰着急地叫出了对她的称呼,“既然你决定等陆白回来那就先等他回来吧!”

下一篇   第999章 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