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我不信!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999章 我不信!

“你叫我什么?”安夏儿看着安锦辰。 安锦辰表情很挣扎。 安夏儿见安锦辰的反应不太对,她看了看南宫焱烈嘴角的笑意,目光又移到安锦辰身上,“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还有,早上陆宸也不要看新闻,这里有什么事是么?” 听着安锦辰和南宫焱烈说起新闻的事,她自然想起早上陆宸让她不要看新闻的事。 安锦辰不想看到安夏儿再次受伤,“你……不知道最好。” 安夏儿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当然发生了大事。”对面南宫焱烈说,“陆白发布了一件震惊全世界媒体的事情。” “果然,跟陆白有关系么。”安夏儿紧握起手,问安锦辰,“但是电话里……为什么陆白什么也没说?” 电话? 对面喝着酒的南宫焱烈眯了下黑眸。 此时餐厅外面,展倩在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怎么办,怎么办,南宫焱烈若是将新闻上的事告诉她了怎么办?” 但南宫焱烈的两个保镖却守在门口不让她闯进去! 叶沙丽看着也挺心急的,“展倩你别走来走去的,虽然公主知道了会难道,但这种大事其实也瞒不了多久的,公主知道了我们也不用再想法瞒下去了……” 展倩着急道,“但我不想看到她伤心,想能拖一会是一会嘛,也许等到陆白过来时问题已经解决了呢,他根本就不会娶……” 看了下餐厅里面的方向,展倩又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叶沙丽叹了口气,“但明天就是国会大典了,礼侍官已经在王家礼会场那边布置了。听说明天还地邀请墨都城内一些信誉比较好的市民进去观看,王宫中大部分骑士也在准备了……这,陆先生明天真的赶得 过来么?” “你别说了好不,你越说我也越心急啊。”展倩一咬牙道,“但这个时候除了相信陆白,还能怎样,对,要相信陆白,他不会输给南宫焱烈的,也许到时还会将南宫焱烈修理得很理!” 连裴欧都敬佩的陆白不可能会输的,更不可能将自己老婆赔进去! 展倩这样坚信着! 想到这展倩突然一回头,“对了,叶沙丽,这么重大的新闻国王那边不可能没看到,国王有没有打电话过来?” “打了。”叶沙丽说,“下午你们和公主在花园时我接到了,不过,我跟国王说公主还不知道。” 叶沙丽也挺无奈,虽然她一个从侍女升为曼莉宫总管的人,不该跟着展倩他们去瞒安夏儿这么大的事,但她也不想安夏儿难过,也只能跟着瞒了。 “那就好。”展倩立即松了一口气,“先拖着,虽然这么大的事……但是换位思考,如果我得知我未婚夫宣布要娶一个我恨死的女人,我……”展倩眸光一狠,“绝壁宰了他!” 难不难过是一回事,首先这气愤就足以让人发疯! 南宫蔻微那个女人展倩是见识过的! 那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不行!”展倩说着又往餐厅门口冲去, “让开,我进去给公主端茶倒水,让不让开!” 餐厅里面,安夏儿听着外面隐约传来展倩的声音,“南宫焱烈,你让人阻止我的侍女进来?这是我的宫殿。” “只是为了我们有个安静的晚餐。”南宫焱烈很明白这些人都没有让安夏儿看新闻,“也许你那个侍女担心我会告诉你什么吧,不过公主放心,我一定对你坦承,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你。” 安锦辰脸色阴冷极了,“公主,我能杀了他么?” “……”安夏儿见安锦辰情绪这么反常,“别乱来,到底怎么了?什么新闻,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能冒然杀了南宫焱烈,因为她父王还在南宫焱烈以及她王叔手里,不然她又怎会受这个男人所挟持? “对,最好别轻举妄动。”南宫焱烈道,“如果安四少你还记得陆白告诉过过你们的话,就应该乖乖地做着你的骑士就行了。” 安夏儿听见安锦辰呼吸徒然变重了,她没见过安锦辰用这么可怕的眼神凝视过谁, “安四少?辰,他是叫你么?” 展倩也这么叫过。 “……”安锦辰没说话。 “当然是他。”南宫焱烈道,“不过曼莉夏你忘了他也不奇怪。” 安夏儿瞪着对面那个男人,“因为你和王叔让人洗了我的记忆是么?” “哦,公主知道?”南宫焱烈含笑的眼神扫过安锦辰,“但我不觉得你的骑士会跟你说这一点,因为他……” “lulu告诉过我的!”安夏儿不想听南宫焱烈挑拨她和安锦辰,“lulu听到了我王叔和撒麦尔的谈话,是你和王叔洗了我的记忆是么?” “真是意外,一是意外尤菲里奥对于这么机密的谈话泄露了都没有清除掉对方,二是意外公主的女儿还真是机灵。” 如果早知道那一个女娃娃长大后能做这么多事,南宫焱烈当初在‘莫古公馆’是无论如何都会杀了lulu! 起码他的事不能让一个三岁小女娃给败露了! “清除?”安夏儿哼笑一声,“清除谁?清除我的女儿么?” “开玩笑。”南宫焱烈拿起雪白的丝质餐擦了擦手,“想必尤菲里奥也就是看在lulu是你的女儿吧,对了,听说那天陆白的儿子当着其他贵宾的面说lulu是他们妹妹,使计将lulu从尤菲里奥面前带走了。” 安夏儿抿着唇,“是又怎样。” “不愧是陆白的孩子。”南宫焱烈翘起唇角,“总是能令我意外,一如公主你,我还真是没想到你敢在生日上跟陆白离开……” “什么意思?”安夏儿拧眉,“你提起陆宸和陆玺他们,为什么要扯上我?” “没什么,在夸你。”南宫焱烈没回她的话,“因为你也总是做出令我意外的事,不论是现在,还是过去……” 像她竟然能在‘莫古公馆’让人制造出威力那么大的炸弹,弹开了大门,并且让祈雷带着两个孩子逃出去了…… 是的,太意外了!想到这,南宫焱烈看着安夏儿的眸子生出几分兴奋的神色,“曼莉夏,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你长得那么甜美迷人,却能制造出炸弹那么暴力的东西,你果然越来越对我胃口。就算与陆白没有恩怨,我想 我也会看上你。”他拿起酒杯向她举了一下,目光像贪婪的蛇,要得到眼前这个猎物。 为此,他似科已经不忌说出一些过去的事了。 安夏儿听着他的话,声音微抖,“你什么意思?炸弹?南宫焱烈,我的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你的参与?” 安锦辰不忍地侧开视线! 南宫焱烈笑了一声放下酒杯,“先来说一下今天的国际新闻吧。陆白对媒体发布了最新了消息,他将迎娶我的妹妹南宫蔻微,并且他那边已经开始在布置婚礼现场了。” 什么? 安夏儿突然眸子一空。 满脑空白! “南宫焱烈,你说什么?”南宫焱烈她突然空洞的眼神,就像是看到陆白在她眼中消失一样,满意地继续往下说,“你一定很奇怪他为什么突然会离开西莱回z国吧,现在明白了么,他要结婚了,娶的是我的妹妹,我妹妹是个中意混 血儿,在南宫家族出之前,是他的未婚妻,因为陆白毁约另娶了其他女人的关系,所以才没有娶我妹妹。不过没关系,陆白总算是跟他的妻子离婚了,即将要履行他本来的义务娶我妹妹。” 安夏儿无法相信这个突然的消息,她摇了摇头,“辰,他说的是真的么?这是今天新闻上说的事?” “……”安锦辰回答不出任可话,紧握着手。 “不可能。”安夏儿呼吸变了,“明明下午我跟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 “这是事实,曼莉夏。”南宫焱烈道。 “你以为我会信么?”安夏儿咬紧唇。 “不信?”南宫焱烈欣赏着安夏儿的表情,一边切了块高级雪花小牛排,悠然地放入口中慢慢嚼着,“这么大的事,大抵整个媒体界都知晓了吧,你自己可以去看一下电视或者网络。” “……”安夏儿的唇颤抖。 下午陆白在电话里的话,再次传入她耳中。“现在留在王宫中的贵宾都在讨论这件事,以及猜测陆白估记明天不会再来西莱参加西莱的国会大典了。”南宫焱烈说道,“毕竟他要准备他的婚礼,z国有太多的记者要采访他吧,他没有时间再再赶来西莱 ,曼莉夏,你可以死心了。” “我不信!”安夏儿撕裂般的声音回荡在餐厅。 “不,你信。”南宫焱烈洞查她心事的道,“你若不信,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情绪波动,你会那么激动,表示你信了。” 安夏儿咬着牙,牙根发痛。 她不想相信! 但她知道,如果不是真的,展倩和陆宸他们就不会不让她看新闻,除非……“不过你当然会信。”南宫焱烈邪佞地微笑着, “你是个心思通透的女子,看到你的骑士以及曼莉宫这些不让你看新闻的下人,想必你猜也能猜得着,新闻上肯定发生了大事吧。”